昏睡状慴番号

昏睡状慴番号

膻中为心之相,过热则权门威赫,妄大自尊,纵欲穷奢,无所不至,随地快心,逢人适意,及其后,有不必喜而亦喜,不可乐而亦乐,是岂相臣之素志,亦权大威倾,势驱习移而然也。 但胃火既盛,渴饮凉水,宜变为汗。

此方补阴而无大寒之虞,泻火而有生阴之妙,无事解氛,自获退炎之益,宜男之道,即在于斯。用柞木、黄连以解其酒毒,用苓、术以消其水湿,用芍药以敛其耗脱之阴,用附子一分引群药入肾,以扫荡其湿热,而非助其命门之虚阳也。

迨忍之又忍至不可忍,而咳嗽涎沫浊唾虽出,而火无水养。秽宜鬼魅之所恶,然而水则投病者之喜,病者欲自饮,祟不得而禁之也。

治法清肝中之火,扶其脾气,则赤淋庶几少愈乎。 心火旺则相火听令于心,君火衰则心火反为相火所移,权操于相火,而不在君火矣。

然大肠虽不与心为表里,实与肺为表里,心火之盛刑肺,即刑大肠矣。然而痨瘵而吐白沫,是肾绝之痰也。

且寒凉之药,不能上存,势必下趋于脾胃。此方用黄以补气,用当归以补血。

Leave a Reply